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基层党建 > 综合 >
余兴堂:脱贫路上“追梦人”
发布日期:2017-08-24 21:39:08  浏览:  字体:   作者:陆娉婷  打印  来源:兰坪县委组织部

  核心阅读: 从一个在外闯荡、有着一定积蓄的毛头小伙,到34岁任村干部,再到如今已是两个孙子的爷爷,近20年来,52岁的余兴堂从未停过带领村民摆脱贫困的脚步。

  走访农户时途中小憩

  从一个在外闯荡、有着一定积蓄的毛头小伙,到34岁任村干部,再到如今已是两个孙子的爷爷,近20年来,52岁的余兴堂从未停过带领村民摆脱贫困的脚步。

  在矿山跑过马帮、倒过矿石;回乡前衣食无忧,回乡后成为“负翁”;做过砖瓦厂老板,现任村党总支书记……余兴堂说,他这辈子就守着四个梦:修一条路,连接家乡和外面世界的精彩;建好学校,彻底阻断贫困代际传递;发展产业,让村民过上比城里人还要舒坦的日子;传递文明,让幸福之花开遍山村每个角落。

  “再难也得给村民修一条路”

  三角河村隶属兰坪县石登乡。在余兴堂儿时记忆里,三角河村6个村民小组中,只有村委会所在地小箐通电,但无一寸公路,更谈不上通讯,住在破败的木楞房里,一家人只有一床被子,菜里看不到一滴油星,村里的姑娘往外跑,外面的女人不愿来。

  虽与乡政府隔江相望,但坡高崖陡,未通公路前,村民到乡上赶集,非“两头黑”不能来回。目睹村民过溜索时发生的种种惊险,只上了一学期初中的余兴堂便死活不愿过溜上学。1982年,17岁的他只身离开了家乡。

  在矿山,去大理,跑曲靖,一晃就是15年。1997年,怀揣1.7万元现金的余兴堂回到家乡,在村里建了砖瓦厂。

  了解到余兴堂的经历后,1998年,乡干部找到余兴堂,希望他能带着村里人一起脱贫。1999年,34岁的余兴堂被任命为三角河村副村长。2003年6月任村委会主任后,他从“以工代赈”项目中为村民“要”来路后,拿着锄头、十字镐、撬棍、点着火把带村民日夜“玩命”。

  天不遂人愿。2004年春节的一场大雪,让刚修通的公路瘫痪到无法修复。2006年,以全票通过书记主任“一肩挑”的余兴堂做的第一件事仍是“跑路”,他知道,穷怕了的村民,迫切需要一条能改变命运的路。2009年5月,当看到汽车进村的第一眼,余兴堂说他兴奋得差点晕死过去。

  村民不会忘记“农网改造”时余兴堂和他们一起搬运电杆的情景。一根500多公斤重的水泥杆,全由人工从江边往村委会挪,70根电杆,跨沟壑、绕悬崖,12人一组,昼夜不歇,6天下来,肿得像馒头的肩膀终于换来亮堂堂的“小太阳”。

  之后6年,三角河村人在“只要政府帮忙解决爆破器材,我们自己干”的决心的鼓舞下,陆续修通了除白角烟村民小组之外的其他通组公路。

  与村民探讨产业发展事宜

  “党员必须联系有子女上学的困难家庭”

  路要修,孩子的教育也不能耽误,这是上任伊始余兴堂给自己下的“死命令”。校务会,只要不外出,他都要亲自参加,听听教师对学校建设和学生管理的意见建议;新学期,他开着自家车到乡上拉回师生教材;学生生病,不管多晚,他二话不说就带着上乡卫生院;学生厌学,他亲自上门劝学;儿童节,他组织全村党员献爱心。去年夏天闹干旱,余兴堂跑到乡中心校,软磨硬泡要来8卷PVC管,又带着教师到1.5公里外的山箐寻找水源……他甚至在班子会上决定:全村考上高中的,每次往返资助100-200元路费;考上大学的,每次往返资助500元路费。

  2006年一次班子会上,余兴堂又作出一项重大决定:全村所有党员每人挂一户有孩子上高中或上大学的困难户!当时,尽管家里两个孩子都在上学,但他却毫不犹豫地挂了两户,余利华、余丽美就是在余兴堂的关心下顺利完成学业并走上工作岗位的。去年,腊日烟小组建档立卡户余双元因筹不到女儿上高中的学费而犯愁,余兴堂主动将4000元钱送到余双元手中;小箐小组余文芝家的两个孩子也在余兴堂的关注下,一个从中国民航大学毕业后进入云南机场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德宏芒市机场工作,另一个考入云南财经大学。每年春节,余兴堂还把村里在外上大学的孩子召集到自家聚餐,和他们座谈,希望他们毕业后为家乡建设出力。414户、人口不足1700人的三角河,从1999年至今共走出28名大学本科生和15名专科生,成为远近闻名的“大学生村”;小箐小学还被乡中心校评为“重视教育学校”。

  召开现场会

  “不成规模、没有品牌,产业不可能走远”

  三角河村祖祖辈辈种核桃,但基本分布在旱地、瘦地里,零散且低产。“不调整核桃品种就只能一辈子受穷、舍不得拿出好地来种核桃就不可能有好收入、种下了不好好管理也见不到效益。”这是余兴堂在大会小会上都要说的话。

  2009年到2011年是三角河村核桃种植的“黄金年”,如今,全村共有漾濞核桃和新疆核桃1200多亩。余学华家的500多棵核桃树已陆续挂果并见效益。今年82岁的退休工人何文昌,100亩林地里原本种的是1300多株苹果树,但缺乏技术、管理不力,没有收益,最终,何老采纳余兴堂建议,砍掉苹果树,种上核桃树,现在,一部分核桃树已挂果并有了效益,一些家庭靠核桃和外出打工的收入盖了房、买了车。

  对村民,余兴堂也有要求——不能光是娃娃学习,大人也要学习,这年头,不学习,连农民都当不好!于是,自费到外面考察学习,定期不定期请县里的专家和农村“土专家”到村里培训成为三角河村常态。

  对于三角河村的未来,余兴堂有着自己的构想:在海拔2500米-2700米的缓坡上种植花椒;饲养本地猪;扩大漆树种植规模;将水田连片的农户联合起来,建合作社,“社员”实行股份制,走绿色生态水稻和蔬菜种植路子,“社员”按工时发工资,年底分红。余兴堂说,他要让出去务工的人全部回到村里“上班”,看着全村人过上好日子。

  在众多荣誉中,余兴堂说他最看重的是“优秀共产党员”这个称号

  “老余是我们乡14个村支书的榜样”

  “有心人,天不负。”这是余兴堂挂在嘴边的话。如今,隐匿在雪山脚下的闭塞生活终成历史,除白角烟通组路尚在规划外,其他5个小组已实现了通路通电,村民的生活一天天好起来。

  余兴堂并不满足,在他心里,还有一件重要事情需要做——宣传乡风文明,提升村民素质。

  从最基本的如厕和洗澡开始,余兴堂在自家率先建起卫生间、安装了太阳能热水器。针对村民卫生习惯、生活习惯等问题,村“两委”班子经过研究决定:以文明促脱贫、提素质。余兴堂创新宣讲方式,从个人经历入手,结合村民身边事,对法律法规和村规民约进行深入浅出解读,在班子会上“试讲”通过后随即在村民小组长会上和学生中间宣讲,再由小组长和学生向所在小组和家长传递。如今,几乎所有三角河人都知道,村间道路要常年保持清洁、垃圾要倒在固定的地方、过度饮酒会伤身出事、红白二事不能铺张、邻里和睦是全村和谐的根本……村民精气神有了明显变化,打架斗殴“销声匿迹”了,等、靠、要的思想基本不存在了,大家都在铆着劲比着干。

  因为在开展工作中“有一套”,这些年,余兴堂的名气早在其他村传开。又因熟练掌握除母语之外的彝话、拉马话,还有一副唱调子的好嗓子,去年,应石登乡党委邀请,余兴堂利用农闲时间前往其他村委会,把自己对脱贫攻坚、精神文明的理解作了宣讲,在他抽屉里,锁着一本由兰坪县委宣传部颁发的“农民宣讲团讲师”的鲜红聘书。

  “老余懂政策,会做群众工作,是我们乡14个村委会书记的榜样。”石登乡党委书记张兴文由衷点赞。

  余兴堂看望患病村民

  “党旗每天都看着我做事”

  进入三角河村,第一眼就看到一面党旗飘扬在村委会上空,鲜艳而醒目。“党旗每天都会看着我做事。”余兴堂仰望党旗道。

  为提高粮食产量,他领着党员修沟挖渠;为保护绿水青山,他发动党员积极投入到环保理念宣传中;为避免党支部出现纪律作风问题,他紧抓支部作风建设。凭着一股倔劲、韧劲、果敢和担当,余兴堂得到了社会的肯定,各种荣誉也纷至沓来,众多荣誉中,他说他最看重“优秀共产党员”这个称号,“做了一名党员应该做的事,却得了这么高的荣誉,感谢组织的认可和群众的支持。”

  请人清扫塌方路面、协助驻村扶贫工作队开展工作、到贫困户家谈心……每天依然忙碌不已的余兴堂,在家却是名副其实的“甩手掌柜”,家中16亩田地和猪牛全丢给了瘦弱的妻子。通村公路修好后,每逢雨季总是塌方不断,请外面的工程队清扫,张口就是十几二十万,去年,余兴堂一咬牙,向信用社贷了40万,又向亲友借了十几万,买了一台挖掘机和装载机,请来师傅清扫通组公路。去年,妻子卖猪牛收入的13000多元,余兴堂没打一声招呼就擅自拿去支付了村里欠挖机师傅的油钱。

  余兴堂说,面对党旗宣誓那天他就想好了,这辈子,一定要带着大伙做点事。村民说,老余活到100岁,他们就让他把这个书记当到100岁。

  • 上一篇:
  • 下一篇: